木头文学
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

京都太子爷克妻,小丫头还不快跑?战珩奕南程程,京都太子爷克妻,小丫头还不快跑?最新章节

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《京都太子爷克妻,小丫头还不快跑?》,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现代言情作品,围绕着主角战珩奕南程程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,作者是程璟知。《京都太子爷克妻,小丫头还不快跑?》小说已完结,最新章节第218章 大结局,作者目前已经写了416021字。这本书又名《神算美人甜又飒,禁欲战少不经撩》。

一、作品简介

京都太子爷克妻,小丫头还不快跑?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程璟知,主角是战珩奕南程程。主要讲述了:“这可是新到的洋货!我有,兄弟你也必须有。”苏知节正儿八经不过三秒钟,就二五八万似的笑了,“这是你家的华星百货,咱俩一起拿我才好意思记你账上。”战珩奕唇角微扬了下,难得的笑了,“趁今天我有空陪你来,你……

京都太子爷克妻,小丫头还不快跑?小说免费阅读

二、书友评论

作者抖🎵:写故事的程小姐💄
欢迎关注送心

三、作品赏析

“这可是新到的洋货!我有,兄弟你也必须有。”苏知节正儿八经不过三秒钟,就二五八万似的笑了,“这是你家的华星百货,咱俩一起拿我才好意思记你账上。”

战珩奕唇角微扬了下,难得的笑了,“趁今天我有空陪你来,你随便拿,都记我帐上。”

“够意思,真是我好兄弟。”苏知节高兴的扭着身子嘚瑟了两下。

苏家自然是不缺钱的,只是苏家长辈觉得苏知节太浪,不务正业,左一个女朋友右一个红颜知己的,所以金钱方面对他有所限制。

而他的钱也确实大多花在历任女朋友身上了,偶尔就需要好兄弟接济一下。

……

衣帽间里,南程程刚换好旗袍,就听见外头有熟悉的声音传来,怎么那么像战珩奕的声音?她耳朵很灵的。

悄悄打开一丝门,就见战珩奕正走向这边,她鬼机灵的赶紧藏到试衣间里诺大的屏风后面。

战珩奕随便选了第一间试衣间,见门上挂着无人的牌子,抬手将牌子翻转过去,推门而入,将门落锁。

迅速脱下外套和衬衫…

南程程歪着脑袋,瞪大了眼睛使劲儿看,哇!宽肩窄腰,背脊笔直挺拔,肌肉线条匀称。诶?他背上怎么那么多伤啊?

子弹伤,刀伤,新伤旧伤,看着都心疼,这男人才二十一岁,他的过往到底承受了多少他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灾难?

南程程可怜巴巴的咬着唇,心中暗暗念,你跟了我吧,跟了我我保你平平安安!

转过来呀,我看看胸肌,快,转过来!啧啧,那翘臀。她一边想着,小巧的舌一边舔唇。

可战珩奕直接换上新衬衫,去解腰带。

南程程小手不自觉的扶着脸颊,天呐!不,不,不太好吧?接下来是我不花钱就能看的吗?

想着想着,小脸儿就红了,闭了闭眼,深呼吸-

就在这时,战珩奕忽然察觉到了身后细微的动静,警惕如他,瞬间掏出枪转身就朝屏风冲过去,粗暴地一脚踹开,枪口指着目标,正要扣动扳机。

事发太突然,南程程重心不稳跌撞在身后的立式衣架上,实木架子戳得她痛死了,顿时气血上涌,“啊,好痛!你干嘛!”

战珩奕当即松了手指下的扳机,一脸诧异,“是你?”

南程程站直了身体,她身后的衣架往一旁倒去,刚好戳到了墙上的挂钟,挂钟眼看要掉下来。

“小心!”战珩奕下意识一把将她过来,自己转过身用整个身体护着怀里的她。

咚!啪!钟表掉在地板上,玻璃钟面摔得四分五裂,一个玻璃茬就赶巧儿了刺到南程程光洁细嫩的脚踝。

南程程秀眉微蹙,好疼。

……

此刻,衣帽间外,换好西装的苏知节正照镜子呢,就听到战珩奕这间试衣间里头有动静。

噼里啪啦,duangduang的!好像,还夹杂着女人的叫声。

梁玉刚回来,也听到动静了,正要去敲门询问情况。

苏知节赶紧拦住她,“战少帅在里面,你别动。”

“啊?”梁玉一惊,“他,他怎么进去的?里面有人啊,一个小姐在里面试旗袍呢!”

“嘘!”苏知节示意她闭嘴,悄悄凑到门边,耳朵贴在门上偷听。

……

试衣间里。

战珩奕看着怀里近在咫尺的女人,担忧的神色渐渐转为冷漠,漆黑的眸子氤氲着风暴,“南程程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“这话该我问你吧?是我先进来的。”她气呼呼的,低了低头,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正扯着他的腰带,她再用力扯一点,可能就看到不该看的了…

赶紧抬起头,可抬起头,她的唇刚好对着他起起伏伏赤果果的胸膛,他方才衬衫扣子还没来得及系。

看了片刻,南程程鬼使神差说了句,“我能摸一下吗?我想试试硬不硬。”试试他胸膛肌肉硬不硬。

战珩奕低头扫了眼自己的腰带,下颌动了动,额头青筋突兀,将腰带夺过来,动作利落扣好,“南程程,你做个人吧!”

“嘶!”南程程故意一瘸,“好疼,战珩奕,你看你,太粗鲁了,害得我受伤了!”

她脚腕上一道血口子。

战珩奕侧过头来,冷冷扫了一眼。

南程程可怜巴巴的看着他,求帮助。

战珩奕将她放在不远处的意式沙发上,单膝蹲下来,从裤兜里掏出一卷医用纱布。

托起她受伤的脚踝,动作利落帮她包扎,他的脸很冷,但掌心很热。

“嘶,疼!怎么这么疼?第一次出这么多血!”她委屈极了。

……

外头趴着的苏知节和梁玉一脸震惊。

苏知节吞了吞口水,啥?里头发生啥了?女人说什么第一次?什么疼?出这么多血?

靠!他这冷冰冰的兄弟这么骚?够狂野啊!

……

衣帽间里,战珩奕一边冷冰冰的回她一句,“你自找的。”

说完,他给纱布打了个结,再一抬头,她刚好在看他。

战珩奕这才发现南程程今天的打扮换风格了,时髦的旗袍搭配蝴蝶头,衬得她更娇俏洋气了,笑起来酒窝深深格外甜美。

“你,是不是经常受伤啊?”所以才会随身带着医用纱布。她真的有点心疼他。

战珩奕还没说话,头顶的吊灯就呲啦啦闪了几下,接着就灭了,屋内一片漆黑。

南程程忽然感觉到他温热粗粝的大掌蓦地抓住她的手腕,安全感十足,似乎在说,‘别怕,有我在!’。

嘭!不远处的衣柜像是被人猛地踹开。

整个试衣间顿时阴风嗖嗖。

接着,咕咚一声,像是人栽倒在地上的声音。

“谁?”战珩奕将南程程护在身后,伸手去开门,可方才看着明明一步之遥的门把手,此刻却怎么都够不到。

他拉着南程程往前走了好几步,仍旧碰不到门。

“是鬼打墙!”南程程从乾坤袋儿里掏出一张火符,轻轻一吹,黄符一端燃着明火,符纸像是永远烧不尽似的,上头的朱砂符文清晰可见。

火符可在阴气重的地方长久照明,能让常人看到鬼。

有了它照亮,他们便看到地上正躺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大肚子女人,身体直挺挺的,穿着红嫁衣。

小说《京都太子爷克妻,小丫头还不快跑?》试读结束!

微信阅读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